南鐵東移強拆陳家 陳致曉:將爭取重建

焦點事件記者梁家瑋、孫窮理報導

南鐵陳家與聲援者北上召開記者會。(攝影:梁家瑋)

昨日(10/13),鐵道局針對南鐵最後兩戶黃家與陳家進行拆除,現場雖有許多聲援者進行抗議,但拆除作業仍在優勢警力下完成。今日(10/14),昨日未現身的陳家陳致曉,帶母親陳蔡信美召開記者會,陳致曉痛批政府在他已提和解方案下,未協調就突襲強拆,將房屋重要的客廳、樓梯與扶手都破壞。他說,南鐵抗爭不會在昨日劃下句點,將繼續爭取重建、平反。但事實上,直到今日下午三點,陳家的客廳及旋轉樓梯都尚未拆除。

陳致曉表示,他在日前提出南鐵陳家「公共藝術」和解方案,希望透過陳家捐地,能夠保留陳家,並已找建築師進行規劃,雖然他母親無法繼續住,但偶爾還是能回去看,他曾當面與台南市副市長趙卿惠提過此案,趙卿惠給予正面回應,孰料10月初的協調會南市府居然無人出席。他表示,到昨日凌晨警察包圍,他都覺得不會真的拆,因為他已提出方案,如果政府又突襲強拆,實在太過無恥,後來證實,他低估了民進黨的恥度。

陳致曉說,昨天凌晨三點黃家先封鎖,許多聲援者先跑到黃家,當他家五點封路時,裡面只有政大地政系教授徐世榮與他的家人,徐世榮與鐵道局協商,表示已將公共藝術方案給民進黨,希望暫緩拆除,鐵道局要求陳家的人先離開,房子先封存不拆,沒想到他們人剛走,鋼牙就來拆屋。

徐世榮表示,昨天警察五點多包圍陳家,本來只願意給陳家十分鐘離開,後來不斷溝通協調,說已找搬家公司十點到,才願意給陳家搬家時間,並表示只會封存大門、房子不會動,未來陳家仍能從後方廚房進來,拿尚未帶走的東西,沒想到陳家在下午三點多離開後,他搭高鐵回台北的路上,就發現房子被拆了。

陳致曉說,房子被拆時,他打電話給鐵道局,表示不是說只先封存,為何現在就拆,就算要拆,至少重要的樓梯、扶手可先留著,鐵道局人員卻表示,樓梯已經拆了,扶手已全毀了。他痛批,拆屋為何要特別先破壞扶手,政府是用公權力在報私怨,要傷害一個人,就要傷害他最愛的,他母親最愛那個樓梯,破壞樓梯才能傷害他母親,這樣就能傷到他,民進黨政府是要報復他過去九年多的抗爭、揭穿民進黨政客的殘暴。

陳蔡信美與她鍾愛的旋轉樓梯。(攝影:孫窮理)

陳蔡信美表示,他跟她丈夫在1960年左右買地,先弄平房,省吃儉用存錢,1970左右找建築師建房,當時她看到電影亂世佳人,覺得非常浪漫,仿照電影建了旋轉樓梯,施工時她每天都去看,就像自己小孩養大的感覺。她說,這九年來,她都提心吊膽,不知什麼時候房子會拆光,連買菜都要快點回來,不敢出門太久,房子是根,他們不知是犯了什麼罪,要被連根拔起,一點人權都沒有。

事實上,昨天下午,鐵道局執行陳家的拆除作業,到下午4點半左右,拆除到剩下客廳與樓梯部分時,就暫停施作,一直到今天下午為止,陳致曉主張的「公共藝術方案」欲保留部分都尚存。

鐵道局中部工程處副處長吳志仁表示,昨天早上與徐世榮及陳家協商,他們希望給時間搬東西,到下午3點左右,陳家雇請的搬家公司把物品搬空,鐵道局隨即展開拆除作業;至於所謂「封存」一說,吳志仁說,那是溝通過程中,原本鐵道局表示可以代陳家搬移物品,搬出的東西由鐵道局「封存」,並非不拆除房屋。

至於陳家客廳、樓梯等昨天未完成拆除部分,只是昨天的拆除作業尚未完成,今天上午,鐵道局仍繼續在周邊進行細部拆除作業,未拆除部分,也會繼續拆除完成。

陳家「公共藝術方案」的核心,也就是客廳及旋轉樓梯的部分,一直到今天(10/14)下午3點為止,都還沒有被拆除,有鐵道局的包商在內進行細部的工程。(攝影:孫窮理)

Tags